当前位置:阿湿波生活霸气独宠一人短句,且看霸气少主独宠爱妻
霸气独宠一人短句,且看霸气少主独宠爱妻
2022-11-28

第1章 骨肉分离

“她就是能给我生孩子的女人?”

“是的,少爷,整个云城只有她的基因和您匹配。”

黑暗中,温时雨神志不清地躺在大床上,浑身被火灼烧般炙热,无意识地撕扯着身上单薄的衣物。

“好热,好难受……”

大门关上,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朝床边迈来。

温时雨努力睁开眼睛想看清来人,但是只能看到一抹模糊锋利的轮廓。

即便如此,她依旧能感受到他那由内而外散发的上位者气场。

随着他的靠近,几欲压得人喘不过气。

下一秒,身畔一沉,滚烫的身子贴上一具健硕的身躯,给她带来一片清凉。

“唔,好舒服……”

这种时候,温时雨根本顾不上害怕,只想从男人身上得到更多的凉爽。

她贴着他,难耐地扭动:“还要……”

封沉晔眸色陡然一沉,一股燥热从脊椎深处蔓延。

“别乱动。”低沉磁性的嗓音染了几分喑哑的欲色。

封家基因特殊,能和他匹配孕育下一代的女人屈指可数,而这个女人就是其中之一。

他从来都是不近女色的人,今日来这里,不过是完成老爷子的任务。

只是没想到,他竟然会对这个陌生的女人产生了冲动……

怀里的女人根本不理会他的话,依旧紧紧扒着他,在他身上乱拱。

喉结滚动,禁欲的男人瞬间化身凶猛的恶狼,掐着温时雨的腰猛然一转。

“女人,这是你自找的!”

“啊!”

忽地,一阵撕裂的剧痛将温时雨贯穿,整个人僵硬了片刻。

剧烈的疼痛也让她的脑子有了瞬间的清明。

他是谁?她怎么在这?

她记得之前去和继母申讨母亲留给她的遗产,却被继母迷晕,醒来就在这陌生的地方了……

一个猛烈的撞击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“痛……”

温时雨抗拒着,但是男人没有任何停顿,继续强悍地在她身上攻城略地……

汗水、喘息在暗夜里交织,男人就和不知疲惫的永动机一样,变着花样地折腾她。

“啊!”

一阵的灭顶快-感,让温时雨不受控地仰头嘤咛,而后彻底昏睡过去。

长发从背后滑落,纤薄的肩胛骨处,一只振翅欲飞的暗色蝴蝶印入封沉晔的眼……

……

十个月后,第一医院产房。

“啊!好痛,好痛……”

温时雨浑身被汗水浸湿,泛白的指节死死抓着产床的护栏,一次又一次承受着肚腹袭来的剧痛。

“用力,再用力。看到孩子的头了……”

“哇——”

一声清脆的啼哭响彻病房,宣告着新生命的诞生。

“你的任务完成了,从此以后你和这个孩子再无关系!”

冷漠的话音灌入耳膜,温时雨苍白着脸躺在产床上,虚弱地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刚出生的孩子被抱走。

“孩子,我的孩子……”

泪水止不住地滚落。

当初和那个陌生男人睡了一夜后,温时雨就被软禁了。

不久后,她发现自己有了身孕。

看守她的人告诉她,只要诞下这个孩子,她弟弟的病就能得到最好的治疗。

温时雨一听,想也不想就答应了!

弟弟从小腿脚有疾,心脏衰竭,只能躺在病床上勉强度日。

母亲去世后,恶毒的继母便将她赶出家门,还断了弟弟的医疗费,弟弟几度命悬一线。

她已经一无所有,只剩下弟弟了!

只要能救弟弟,别说给一个陌生人生孩子,哪怕是要她的命,她都能给!

只是……

随着肚子里的小生命一点点长大,感受着他的胎动,感受着他蓬勃的生命力……温时雨心中的不舍便越来越浓。

他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是她的半条命啊!

现在,这半条命彻底离她而去了……

……

医院外,一辆顶级迈巴赫停于夜幕中。

车后座,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。

他一脸威严,双目锐利,周身带着不怒自威的压迫感。

不多时,一名医生抱着刚出生的婴孩阔步而来:“恭喜老爷子,是个小少爷。”

老者听后,眸光一亮,畅笑着接过还在啼哭的婴孩:“好,很好!我终于有曾孙了!”

继而,老者语气陡然一转,冷声吩咐身边的助理:“告诉封沉晔,那个女人用孩子换了一千万,连夜离开了!”

第2章 陷害

五年后。

辽阔的蓝色海面上,一艘豪华游轮的休息室里。

温时雨抱着古褐色小提琴,正在安静调音。

她的身旁,是乐队的其余成员们。

这会儿,大家都在津津乐道着这艘邮轮的小主人——封家小少爷。

传闻这封家小少爷不过四岁多,身价却高达上百亿,封家老爷子为了给小孩庆生,一挥手就是大手笔,买下了这艘游轮,送给小家伙当生日礼物。

“诶,你们说,封家为什么会钦点我们乐团给小太子庆生呀?比我们出名的乐团多了去了。”

“谁知道呢,我听说是封家小太子亲自点名让我们乐团出演呢!多亏他,我们才能有机会登上这么豪华的邮轮进行演出,而且出场费不知道翻了几倍呢!”

说到这,乐队成员们都咂咂嘴,羡慕不已,“咱们要是有这封家小太子十分之一的家世,那该多好,咱们也不至于为了生计各种忙活了。”

“谁叫人家会投胎?咱们也就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了!”

……

闻言,温时雨苦涩地牵了牵唇角。

的确,有的人一出生,就站在别人望尘莫及的终点,就像这封家小少爷。

像她就不行了,她父亲是个忘恩负义的渣男,在最生意最成功的时候,抛弃了陪他吃苦无数的母亲。

后来母亲去世,就剩下她和弟弟相依为命。

为了弟弟的病,她亲手将自己的亲骨肉“卖”了,她甚至都没能见他一眼……

每每回忆起这事,她都觉得撕心裂肺!

算起来,她的宝宝如今也有四岁了,和封家小太子一个年纪。

也不知道他是帅气的男宝宝还是可爱的女宝宝,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,更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……

眼底氤氲起一层水汽,鼻子忍不住泛酸。

“温时雨,你怎么在这里?!”

忽然,一道尖锐刻薄的惊呼拉回温时雨的思绪。

憋回眸底水汽,温时雨闻声看去,就看到一张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脸。

温书雅!

她穿着精致奢华的礼服,脸上化着精美的妆容,扬着下巴,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,和六年前一模一样。

温时雨厌恶地蹙了蹙眉,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她。

“呵,还真是你啊!”确认休息室里的女人是温时雨后,温书雅踏着高跟鞋,高傲地站在她眼前,“真没想到,你还活着啊,我还以为你和你那废物弟弟,早已经死了呢!”

弟弟……

如果不是当初她们母女狠心断了弟弟的医疗费,她根本不会给那个人生孩子,更不会承受这骨肉生生分离的痛!

一切的悲剧,都是因为这对母女!

眼底浮起一抹恨意,温时雨讥诮出声:“你跟你妈那个贱人都还没死,我们自然要活得好好的。好看看你们这两个吃人血馒头的毒妇,何时被天打雷劈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“你!”

万万没想到曾经唯唯诺诺的温时雨竟然敢顶嘴,温书雅一时被呛住了:“几年不见,这张嘴倒是越发伶牙俐齿了。”

“一般,没有你们母女的毒。”温时雨淡淡回应。

目前最重要的是顺利演出,温时雨不想在演出前横生枝节。

懒得理会碍眼的人,她起身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练习。

对方那淡然如仙的模样,看得温书雅只觉得碍眼。

当初她费尽心机和母亲联手,把这姐弟两驱逐出温家,原想着自己已经是最大的赢家。

可不知为何,此时在温时雨面前,她却觉得自己仿佛矮了她一截。

相貌也好,气质也好,她完全被温时雨吊打!

眼底划过一抹嫉妒。

丧家之犬就该和狗一样地活着,凭什么光鲜亮丽地出现在这豪门云集的会场!

目光落在温时雨手中那价值不菲的小提琴上,温书雅眸底掠过一抹阴毒,趁没人注意,偷偷伸腿。

“啊!”

脚下一绊,温时雨不受控地往前一扑,整个人摔在了地上。

小提琴随之砸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“嘣嘣”琴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快速断裂了两根。

乐队经理岳东堂一进门,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,顿时吓得的脸色煞白:“温时雨!你竟然把琴弄坏了!这可是封家夫人暂借我们乐团的,全世界仅此一把,就算把整个乐团卖了都赔不起!”

温时雨脸色跟着一白:“不,不是我……”

她起身怒瞪着始作俑者温书雅:“是她,是她故意绊我的!”

“谁绊你了,你可不要含血喷人!”温书雅无辜地摊手,“明明是你自己摔倒,休想诬赖我!”

“我劝你啊,现在抓紧和封夫人赔罪,请求她宽大处理。然后主动从乐团离职,不要连累乐团了。”温书雅环着双臂幸灾乐祸地开口。

“对对,你赶紧跟我去和封夫人赔罪!”岳东堂抓着温时雨就往外走:“另外,你也不用上台了,我们乐团不需要这么莽撞的乐手。今天表演结束以后,你就离开乐团吧!”

离开乐团?

温时雨心里一怔,脸色越发苍白。

不行!没了这份工作她就没有收入养弟弟了,她不能离开乐团……

“团长,不是我……”

就在温时雨苦苦辩解之际,一道又酷又奶的嗓音在门口响起:“为什么是她去道歉,该道歉的是那个女人!”
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公众号“瑞阳文章阅读”